九月家园

搜索
查看: 57|回复: 0

[散文] 【沉思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7-21 1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旧事深宫遗恨伤,埠头浣洗正梳妆。苔枝缀玉冷秋霜。

    谁道闲情无泪迹,惆怅依旧有沉香。当时年少诉衷肠。

    无仕弟让我随便写一个字,我未加思索便是“若”了。记得一个女子曾经说过:“凡‘若’字出现皆是因为已对某人某事无能为力。这个字是失意者的自欺欺人,不是将幸福寄托在老朽腐烂灰飞烟灭的过去,就是期望于深不可测形迹可疑的未来。当现实无可挽回任何行动均属于浪费,只能在语言中实现憧憬。”

    是的,曾经的我一度判作失意人。每天夜里烛光照短案,促读纳兰性德的《饮水词》。如“赌书消得闻茶香”是回忆和妻子在一起的日子;如“谁道西风独自凉”是对妻子死去的无奈。他的每首词都毫不掩饰的情感流露,如:“今古河山无定拒。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。”这是在诉说着封建社会腐朽本质下的繁华如梦的荒凉。

    记得徐志摩说:一生至少该有一次,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结果 ,不求同行 ,不求曾经拥有 ,甚至不求你爱我 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,遇到你。

    那段记忆令我生亦何欢,死亦何乐。往事的一幕幕,现在回忆起来却变得如此模糊;只记得你梳着齐刘海,似一江春水映着柔和的光线,揉碎了我的心。只剩下逝去的丁香,结在心中留下的便是永久的泪花。

    迷失自己的日子,我常常念道: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。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。记得看新版红楼中,林黛玉在大观园无意中听到,便坐在青石上聆听。想来这与葬花都是高雅的行为艺术。

    太多不能如愿,想离开,离开这个让我疼痛的你。我选择出省旅游。记得苏州定园里,我在园中的塔影湖边,乘一叶轻舟。在轻舟上不是岸边的园景便能盖过旧日的伤痕,不是有过新欢便忘了旧爱,不是在人生的行迹中都能留下自己的脚步。

    我在轻舟迎着东风吟道:“揉碎浮尘欲望休,笙箫沉默夏虫愁。昨夜星辰昨夜风,月如钩。”

    一缕缕的愁,不足以撼动你的心。我没有纳兰性德的词才,你却拥有沈婉一样的才华。记得纳兰性德那半阙浣溪沙: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那是一段血泪,那是催人泪下的真情。

    执子之手,携子之老。这是梁山伯和祝英台的向往,这是黛玉和宝玉的向往,这是容若和沈婉的向往,也是杜丽娘和柳梦梅的向往,这更是我的向往。

    流泪的《牡丹亭》染红了残花,滴空阶,葬花天气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戏剧,每个人都是戏剧家,每个人都可以设计自己的悲欢离合。

    我在庚寅年中秋节的早上,打开手机收到逝水的短信: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我便取了杜工部的诗句中三个字“瞻白兔”,则构成了这样一条短信: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关夜瞻白兔,莫相迟。

    你来我博客了。昨天还和孝祎姐念叨你。繁华如梦,六朝金粉,若可以愿换你一笑。记忆深处,正如苔枝缀玉,满是惆怅。如仆此生老去归江南,在小镇里以慰平生,到也好不枉警幻仙子的情海愁债。三个带“祎”本是少见,只是徒劳戏弄番而已。

    想来佳期如梦,若换成去年到害了相思病。通往北京的车厢中我没有看见一轮弯弯月,原来月是故乡明。

    车厢中大多是家乡人。不过现在意义上的家乡人早就行同陌路人了,没有旧日的温馨;倘若换成老北京的四合院,院里的邻居聚聚,坐围在一起忆旧话今。这样的场景现在想想都是奢侈的。

    向往依旧的北大,圆了梦拍了照。我和小翊姐姐来到燕园,其间由汲叔和小余姐陪伴。走进燕园仿佛来到上个年代,园里的百年古树见证了旧时代的艰辛和新时代科学发展的共和国。燕园的书香气味极其浓厚,每个系都有属于自己的院子;怪不得每年录取人数这么少,想来人若多了则杂了,便吞没了精华,吸走了书院的灵气。

    我在未名湖畔看见三三俩俩的学子,他们坐在草坪上探究学术。湖里的水青青的,开在未名湖中的荷花显得格外醒目。我和小翊姐姐漫步在未名湖畔,看见湖畔对面屹立着博雅塔。

    又去了清华园,那里淡淡的气息也算称得上高等学府。其实在清华园的草坪上印象是深刻的,汲叔也给我和小翊姐姐合影留念。

    北大和清华是各地学府向往之处。高考百天的日日夜夜,多少汗水记录着;既然埋下求学北大的种子,我便要付出努力。

    纤雨值休辰,园游恣幽赏。园林一直是我最喜爱的。前段时候到江南旅游游览了好多特色园林。北方园林和江南园林是不同的。北方园林既有小桥流水、曲径通幽的园林胜景,又有宏伟的宫殿式建筑群。而江南园林既有住房、厅堂、书房,又有许多的亭台轩榭、山水、植物组成的园林胜景。

    记得故宫里的排水系统功效又快又好,极其符合了我国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。

    最能代表北京特色的当属什刹海。什刹海又分为前海后海和北海,到什沙海选择游船。坐的游船是脚踏,本来脚踏是四个人的,为的是中间轮换,现在只有我和小翊姐姐俩人一起脚踏自然累得很。不过在游船中欣赏沿岸的景色,是难得的享受。上岸后又漫步沿岸逛了胡同,看见宋庆龄同志故居拍了照。

    以前宋庆龄女士故居是康熙帝时期的相国,纳兰明珠的府邸。明珠的长子纳兰性德是清朝第一词人。纳兰性德生活在这里三十一年。不过园里的渌水亭不复存在。想想那好似后的渌水亭曾是南北文人集聚的场所,其功效也帮助了康熙帝控制和拉拢江南文人。

    于是我拟着打油腔调赋古体诗一首: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轻舟脚踏海中游,沿岸秋兴不化愁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顾我高歌西陆唱,重温集会客须留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曾经渌水亭不复,继续清修锁云楼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毕竟未达词之伟,布衣不慕成诸侯。

    遗憾的是我和小翊姐姐漫步什沙海中却没有看见皎洁的月色。梦冷醒时恨分明,醒来我已回到家乡。两年发生的许许多多的事情,言而总之,就是爱情和旅游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九月家园 ( 浙ICP备17049902 )

GMT+8, 2020-8-13 04:57 , Processed in 0.149443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上网要文明 发言要理性

Powered by Discuz! Licensed © 2008-201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