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家园

搜索
查看: 47|回复: 0

[散文] 【秦风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7-25 1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我知道风来了,大约,在千里之外。
  
  马嵬坡的风,其实并不寒冷,却吹落了武皇苍浊的泪。泪光里,是飘摇的天下。风吹着他花白的须发。苍老了,这个曾指点江山的王。只有手中的上方剑,依旧金光闪闪。
  
  大概,我们都会向往拥有天下吧,却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这份拥有。然后,我们向往着的同时,山川陨江河竭尽,雕栏暗画栋成空。恢宏城郭、万事情怀一一凋落。我们最终甘心情愿的看着天下被风带走。前无古人,后有来者,他们大致是会会惋惜的吧,惋惜我们一度鲜活、完美的身体也给了风,吹至灰飞烟灭。
  
  假如你在河谷平原长大,你就会恋上风。
  
  南北是一望无际的,东西却被群山阻隔。山,是挡不住风的,风可以将沧海吹成桑田。风不过山,而取道南北,非畏惧,而是尊重。尊重贡嘎的危寒,尊重大小凉山的荒凉。危寒是一种姿态,而荒凉,更是需要勇气的。风的尊重,亦是臣民的挂念,去国他乡也会守望,守望这未必美不胜收却不可割舍的起源。
  
  在河谷平原的怀宁,那是家乡。怀宁城的风,自有风存在伊始,就不曾含糊过。不柔糜,直接亲近你的脸,你的肌肤能有最真切的感受,哪怕这感受不会是完美的。其实,完美的风,是不存在的,那样的风假如存在,也只会永存于永不可触及的彼处他方。到了夏日,妳就知道了风的恩泽。艳阳高照,人们却如履秋心。因为有风。
  
  沙尘是风最忠贞的情人,依仗着风的天威,偶有肆虐,喜欢亲昵怀宁人的肌肤与容颜。怀宁女子美丽坚贞,她们不怕风,更不怕风的情人。绣衣华裳迎风飘舞,行走于日光之下,检阅时光里的新情旧事。风与月相携,当是蒙蒙软软的吧,而风与夏日的亲近给怀宁带来了一个巧俏的名儿:小春城。四季如春的灵韵,不是源于可餐秀色,而是因为永恒的清凉与温存。这,是风的惠赠。
  
  蛤蟆陵的风当是比马嵬坡的风更迅疾些的,不然怎会吹得琵琶声声脆,却听得行人暗垂泪呢。曲江流走的是蛤蟆陵的秋娘泪,秋娘泪滴里饱含的是长安城的繁华。似乎风也一直在走,直到曲江水干,长安城倒,吹走了一个又一个天下。秦人不觉间已老泪纵横,心在痛,抬手拂拭眼睑,才发觉泪已被吹干。原来,风始终未走。
  
  其实,每当风起的时候,妳会隐约听见华丽的歌声。再仔细点儿,妳当知道,那是长生殿上李龟年的歌。兴许,这个时候,妳可轻轻闭上眼睛,少顷,兴许可以看到当年那场举世无双的宴景。武皇看妃看不足,妃闻天籁百无厌。风无语,却已为妳讲述了一段属于歌者,属于美人,属于王者,属于天下万民的夜夜笙歌。
  
  我老了,我知道风会走,大约,在万里之遥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九月家园 ( 浙ICP备17049902 )

GMT+8, 2020-8-13 04:12 , Processed in 0.151532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上网要文明 发言要理性

Powered by Discuz! Licensed © 2008-2014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